春夜宴從弟1桃花園序2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李白

 

夫天地者,萬物之逆3也;光陰者,百4之過5也。而浮6若夢,為歡幾7?古人秉燭夜8,良有以910陽春召我以煙11,大塊假我以文12。會桃花之芳131415之樂事。群1617,皆為惠18;吾1920,獨慚康21。幽賞未22,高談轉23。開瓊筵以24,飛羽觴而醉25。不26佳詠,何伸雅27?如詩不成,罰依金谷酒28

 

 

   作者簡介

 

李白(公元701762),字太白,號青蓮居士。唐代詩人。原籍隴西成紀(今甘肅秦安縣),祖先在隋末被放逐到碎葉(今中亞地區)。李白的出生地尚無定論,只知他少年時居於四川青蓮鄉。廿六歲以後離開四川,到處漫遊,求仙訪道,又好擊劍任俠。四十多歲時進京,曾獲唐玄宗賞識,但後因得罪權貴而失意離京。安史之亂時,李白被永王李璘延攬為幕僚,後來永王起兵造反,李白受到牽連,流放夜郎(今貴州省西部),幸中途遇赦。晚年依附族叔當塗令李陽冰,最後病逝於當塗,終年六十二歲。

 

李白是著名的詩人,他的詩題材廣泛,內容豐富,每以大膽的誇張、奇特的想像和豪放的語言,構成各種豐富的意象。由於他的詩歌風格浪漫,所以後人尊稱他為「詩仙」。他的文章雖不如詩歌有名,但奔放飄逸,氣勢豪邁,也不愧一時健筆。

 

   注釋

 

1.         從弟:即堂弟,但在唐代凡同姓即可結為兄弟叔侄,所以從弟未必有血緣關係。

2.         序:文體的一種。古人宴飲,每推舉一人撰寫文章,記述聚會酬唱的緣起,並多作為當時所作詩歌的總序如王羲之的《蘭亭集序》;後來這類文章獨立成篇,無詩配合亦可單作,如本篇即是。

3.         逆旅:客舍,旅館。

4.         百代:很長的歲月。

5.         過客:過路的旅客。

6.         浮生:對人生的一種消極看法,認為世事無定,生命脆弱,飄浮不着實。

7.         幾何:多少。

8.         秉燭夜遊:舉着火把晚上出遊。語出《古詩十九首》:「晝短苦夜長,何不秉燭遊?」有人生短促、當及時行樂的意思。

秉:[][biŋ2][bǐng]。握。

燭:火把。

9.         良有以也:真是有道理啊。

良:的確,真的。

以:通「因」,因由,緣故。

10.     況:況且,何況。

11.     陽春召我以煙景:春天以美麗的景色來吸引我。

陽春:溫暖的春天。

召:一作「招」,招喚,引申為吸引。

煙景:指春天朦朧的景色。


12.     大塊假我以文章:大地賜我各種美景。

大塊:大地。

假:借,這塈t有「提供」的意思。

文章:原指色彩錯雜的花紋,此指大自然中各種景象、色彩等。

13.     會桃花之芳園:在芬芳的桃花園中聚會。「桃花」一作「桃李」。

14.     序:通「敘」,敘說。

15.     天倫:指父子、兄弟等親屬關係,這堭M指兄弟。

16.     群季:數位弟弟。

季:原意是「幼小」,這堳弟弟。

17.     俊秀:原指容貌清秀美麗,此指才智傑出。

18.     惠連:即謝惠連,南朝宋代文學家,自幼聰慧,十歲便能作文,與族兄謝靈運並稱「大、小謝」。

19.     吾人:即「吾」,我。

20.     詠歌:作詩吟詠。

21.     獨慚康樂:自愧不如謝靈運。

康樂:即謝靈運,南朝宋代著名詩人,以山水詩見長,襲封康樂公,故名康樂。

22.     幽賞未已:意謂幽雅地欣賞夜景還沒有盡興。

幽賞:沉靜、安閒地欣賞。

未已:沒有停止。

23.     高談轉清:高談闊論中話題變得清雅。

轉:轉入。

24.     開瓊筵以坐花:擺開美好的筵席,並在花叢中落座。

開:舉行,設置。

瓊:美玉,這堨峔荍峸e筵席之精美。

筵:宴飲時陳設的座位。

以:而。

25.     飛羽觴而醉月:飲酒像飛一樣快,醉於月下。

羽觴:古代酒器,形如雀鳥。觴:[][sœŋ1][shāng]

26.     不有:沒有。

27.     何伸雅懷:怎能抒發高雅的情懷。

28.     罰依金谷數:意謂罰酒三杯。晉代富豪石崇家有金谷園,石崇常在園中與友人宴飲,即席賦詩,不會做的要罰酒三杯。石崇《金谷序》中有「遂各賦詩,以敘中懷。或不能者,罰酒三斗」的句子。

 

   賞析重點

 

本文抒寫作者與同姓兄弟春夜筵飲於桃花盛開的園林,賦詩詠懷,暢敘天倫之樂的情趣。

 

作者在文中流露出浮生若夢,及時行樂的思想。天地是萬物暫宿的旅舍,光陰是百代流轉的過客,流轉不定的人生像一場大夢,快樂的日子能有多少?所以古人手持燭火在長夜遊玩,確實是有道理的。況且這溫暖的春天,淡煙輕籠,像是以絢麗的景色召喚人們來欣賞;那天地又將斑斕繽紛的錦繡風光展現在大家面前,所以,李白和他的同族兄弟,這一天在這桃花芬芳的名園聚會,暢敘天倫之樂。作者稱讚自己的兄弟英俊聰敏,都是謝惠連一流的人物;卻自謙吟詩作賦,難與謝靈運相比。大家對幽雅的景致觀賞未盡,高談闊論又轉向清新的話題。華麗的筵席擺好,大家在花叢奡N坐,不停地傳杯弄盞,醉臥於月色之下。沒有美妙的詩章,怎能抒發風雅的情懷!於是作者與眾人立下約定:如果誰做詩不成,就按照金谷園宴會的規矩罰酒三杯。

 

文章一開頭便從「人生如寄」說起。既然這是一個不可否認的事實,那便要懂得欣賞和珍惜生命中美好的時刻。春天已令人沉醉,何況又是在桃花園中,何況又是與諸弟相聚,加上桃花、明月、瓊筵、羽觴,全文處處流露出溫馨、優雅的生活情趣。

 

 

全文只有一百多字,但緊扣題目,寫得非常凝煉。通篇着意在一個「夜」字。由題中「夜筵」想到秉燭夜遊,再回到春夜宴於桃花園的現實。寫陽春景色,點明設宴的地點是「桃花園」,設宴的本意是「序天倫」;再從「序天倫」寫到諸弟,用「大小謝」來比擬襯托,最後寫宴飲時的情景,以豪情逸興作結。敘寫很有層次,而又轉折自如。

 

這是一篇駢文,風格清新灑脫,一洗齊梁的浮靡。作者想像奇特,如寫春景,說是景色「召我」、「假我」,「召」、「假」二字將「陽春」、「大塊」擬人化,可謂構想新奇。文中有不少駢句,但讀來不覺堆砌,如:「天地者,萬物之逆旅也,光陰者,百代之過客也」、「陽春召我以煙景,大塊假我以文章」、「開瓊筵以坐花,飛羽觴而醉月」等,詞意優美,自然如話,音節動聽。這篇文章既能表現李白一貫豪邁飄逸的風格,藝術性亦很高,難怪成為一篇膾炙人口的抒情小品。

 

想一想

 

1.         你覺得光陰寶貴嗎?為甚麼?

2.         你懂得珍惜光陰嗎?試以日常生活習慣加以說明。

3.         你是不是覺得自己年少,還有很多時日,所以常有「長大後才努力」和「待找到目標才努力」的想法呢?讀完本篇後你有甚麼感想?

4.         你有聽過年長的人說:「如果再讓我年輕,我便會怎樣、怎樣……」的話嗎?他們的願望可實現嗎?這給了你甚麼啟示?

5.         你讀過不少愛惜光陰的詩歌文章了,試舉一、兩個例子與本文主旨作一比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