記承天寺夜遊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蘇軾

 

1六年十月十二日,夜,解衣欲2,月色入3,欣然起行。4無與為樂5,遂至承寺,尋張懷民。懷民亦未67於中庭

 

8如積水空9,水中藻、1011,蓋竹柏影也。

 

何夜無月?何處無竹柏?但少閑12如吾兩人者耳。

 

 

   作者簡介

 

蘇軾(公元10371101),字子瞻,號東坡居士,眉州眉山(今四川省眉山縣)人,宋仁宗嘉祐二年(公元1057)進士。雖與王安石同出歐陽修門下,但政見不同,反對王安石的新黨所推行的變法,在政治上屬於舊黨。 在新黨執政時,他屢遭貶謫,先後外放到不同的地方任官,結果卒於常州。

 

蘇軾和父親蘇洵、弟弟蘇轍,都是有名的散文家,世稱「三蘇」,同在唐宋八大家之列。此外,蘇軾在詩、詞、賦、書法等各方面都有傑出的成就,作品視野廣闊,風格豪邁,個性鮮明,意趣橫生,是中國古代偉大的文學家之一。

 


 

   寫作背景

 

本文是蘇軾被貶黃州時所作。蘇軾因和王安石政見不合,元豐二年(公元1079),被貶為黃州團練副使,在官銜上還加上「本州安置」的字樣,表示不得參與公事,事實形同流放。元豐六年(公元1083),他的朋友張懷民也被貶來黃州,暫寄住於承天寺(在今湖北省黃岡縣南)。十月十二日,蘇軾夜訪張懷民,本文便是記述這一晚的情形。他描繪了明淨、清幽的夜景,文字潔淨洗煉,引人無限的遐思。

 

   注釋

 

1.         元豐:宋神宗年號。

2.         解衣欲睡:脫去外衣準備睡覺。

3.         月色入戶:月光透過門窗照進來。

4.         念:考慮。

5.         與為樂者:可分享快樂的人。

6.         寢:睡覺。

7.         相與:一起。

8.         庭下:庭院中。

9.         如積水空明:月光皎潔,照到地上像積滿水似的清澈透明。

10.     藻荇:兩種水草名。

荇:[][hɐŋ6][xìng]

11.     交橫:縱橫交錯。

12.     閑人:指不追求名利而具閑情逸致的人。「閑」通「閒」。

 


 

   賞析重點

 

這是一篇隨筆,描寫作者月夜漫步所發現的獨特景致,抒發他不為俗世名利所拘的閑逸情懷。

 

元豐六年十月十二日的晚上,作者正想寬衣就寢,偶見月色照進屋內,忽然興致來了,起來到戶外散步。心堨蕙Q着有誰可以和他同遊共樂,得找一個志同道合的人,於是他便到承天寺找張懷民。張懷民還沒有睡覺,兩人就一起在庭院中散步。在皎潔的月色下,庭院埵n像積了一泓清澈澄明的清水,在這積水堶情A還有水草縱橫交錯,原來那是竹子和柏樹的影子。哪天晚上沒有月亮?哪處地方沒有竹柏?只是像蘇軾和張懷民那樣能有閑情逸致去欣賞月色的人不多罷了。

 

這篇小品,總共只有八十三個字,作者用極為簡潔的文筆,把敘事、寫景、抒情緊密結合,勾勒出一幅優美的夜遊圖。本文開篇便點出夜遊的日期、時間、人物和原委。誘人的月色穿窗入戶而來,引起作者「起行」賞月的興致。「欣然」二字,寫出作者內心的喜悅。接着他僅以簡單幾筆,便將月色之美描繪出來。他用「積水空明」比喻月色,用「藻荇交橫」比喻月下竹柏的影子,巧妙而真實。文章擺脫一般描繪月色的方法,不作諸般形容,只淡淡幾筆,更顯得清新、雋永,富有詩意。文章末段,以惋惜無人賞月,暗示世人大都汲汲營營,為俗務所累。道理雖然眾所皆知,但是因為說得含蓄,所以耐人尋味。

 

此時作者被貶在黃州,一般人若處在仕途的逆境,情緒必然低落,那有閑情體會自然之美,這便反映出蘇軾的豁達人生觀和不迷戀名利的超然品格;當然,他稱自己和張懷民為「閑人」,不免有一點自嘲的味道,多少流露出仕途失意的惆悵心情。

 

從內容的鋪排看,由「欲睡」到「起行」、尋友、散步;從寫作技巧看,由敘事到寫景,由賞景而抒懷,自首至尾,一氣呵成,行文是那麼自然、流暢,看上去像是作者不加思索,信手拈來,卻又那麼結構周密,實在是小品文的典範。

 

想一想

 

1.         晚上當你獨自一人在家,你會感到寂寞嗎?你會選擇進行哪些活動來解悶?

2.         在郊野公園中,若你投入集體遊戲,還可兼顧欣賞四周景致嗎?為甚麼?

3.         你認為欣賞美景應處身在一個怎樣的環境和氣氛下才能盡情享受呢?

4.         你有夜遊的經驗嗎?試說說當時的情況及感受。